英语比较结构的功能句法分析

时间:2008-04-29 21:58
。 我们认为,这个分析比例(23a)更容易接受。
如果than引导的是从句,它本身就是从属连词 (Binder),如果引导的是短语,那它就是介词;当than-结构是从句时,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出现省略,当然也有不省略的情况,上面例(24)便是一例。当than-结构是短语时,则通常没有省略(例外的情况是把前面例(23)中的than-结构看作是介词短语)。
由as 引导的比较结构的情况与由than引导的一样,既可以是从句,也可以是介词短语;省略的情况也基本一样,不赘述。

5.6 小句与小句复合体问题
很多语法书(如张道真1980,黄国文、肖俊洪 1996,章振邦等 1997)根据句子的结构分出简单句、并列句和复合句,系统功能语法(如Halliday
1985, 1994, Bloor and Bloor 1995, Lock 1996, Thompson 1996)区分出小句和小句复合体(clause
complex)。小句复合体由两个或更多的小句构成,这两个(或更多)的小句之间既可能是并列(paratactic)关系,又可能是从属(hypotactic)关系。系统功能语法中的并列关系和从属关系与传统语法中的并列(compound)句和复合(complex)句中小句之间的关系有相似之处,但不尽相同。限于篇幅,本文不作进一步的讨论。
很多传统的英语语法书都会把含有比较从句的句子(如前面例(1)、(2)等)看作是"复合句",因为一般的看法是含有从句的句子便是复合句。系统功能语法在对小句结构的划分等方面有很多做法与传统语法的做法不一样。例如,大多数传统语法书都会把含有限制性定语从句(关系从句)的句子看作是复合句,但在系统功能语法中,这种句子不是小句复合体,而是简单小句。这一观点也被Quirk等(1985:719-720)所接受。
如果我们从小句之间的逻辑依赖情况(interdependency)(即从"并列"和"主从"角度)和小句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logico-semantic
relation)角度(即扩展(expansion)和投射(projection),见Halliday 1994, Thompson 1996)
来考察含有比较结构的例子,便可发现,这类例子更像简单小句,而不像小句复合体。主要原因是大多数比较结构无论从结构方面看还是语义方面都在局部上起作用。因此,它们所涉及到的问题很难从逻辑依赖情况或逻辑-语义关系方面加以解释。正因为这一点,我们认为,把含有比较结构的例子看作是简单小句可能更合适。如果我们从传统语法的角度解释这一看法,那就是说,我们认为含有比较结构的句子最好不要看作是复合句,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比较结构所涉及的只是词组(短语)成分的结构(见黄国文、肖俊洪
1996:167-182)。

5.7 对一个比较结构的功能句法图解
下面我们对前面讨论过的例(20)(Mary is more angry with me about the new plans than Amy
is.)进行功能句法图解;在这个例中,含有比较结构的质词组在句中充当补足语。

(20a)






从上面(20a)可以看出,例(20)是个小句(Cl, Clause),它由三个部分构成(componence),即:①主语 (S, Subject),
② 操作词(O, Operator)兼做(conflation, 用 / 表示)主要动词(M, Main Verb),③补足语(C, Complement);主语由名词词组(ngp,
nominal group)填充(filling, 用 - 表示),这个名词词组只由"领头"(h, head) 构成,领头由单词Mary 体现
(exponence, 用 △ 表示);操作词兼主要动词由is 体现;补足语(C)由质词组(glgp, quality group)填充,这个质词组由五个部分构成:即:①
调节语(t, temperer),② 主体(a, apex), ③ 范围语(s, scope), ④ 范围语 (s),⑤完成语 (f, finisher);这五个部分的体现情况如下(↘表示"体现":X
is realized by):

① 调节语↘单词more
② 主体↘单词angry
③ 范围语↘介词短语with me
④ 范围语↘介词短语about the new plans
⑤ 完成语↘比较从句 than Amy is

从功能句法图解方面看,两个范围语和完成语因为不是由一个词项体现,所以还可以做进一步的图解:

(20b)








(20b)的图解表明:质词组(qlgp)中的两个范围语(s, s)都是由介词词组(pgp, prepositional group)充当,第一个介词词组由介词p
(preposition)和补充成分(cv, completive)构成,介词由with体现,补充成分由名词词组(ngp)填充,这个名词词组由领头
(h)构成,由me体现;第二个介词词组同样由介词和补充成分构成,介词由about 体现,补充成分由名词词组填充,这个名词词组由"限定语"(d,
determiner)、"前置修饰语"(m, modifier) 和领头(h)构成,限定语由 the 体现,前置修饰语由new体现,领头由plans体现;完成语(f)由从句
(C1)填充,从句由三个成分构成:① 从属连词(B, Binder),②主语,③ 操作词兼主要动词;从属连词由than 体现,主语由Amy体现,操作词兼主要动词由is
体现。
必须指出的是,上面的分析还不是穷尽的,因为我们还可对一些成分作进一步的分析。例如,在第二个介词词组中,充当补充成分的名词词组中的前置修饰语 (m)
事实上可以进一步分析:

(20c)







上面这个图解表明,前置修饰语由质词组(qlgp)填充,质词组由主体(a)构成,主体由new体现。另外,完成语中的主语实际上是由名词词组填充,而名词词组由领头构成,领头由Amy体现。 6 结语

本文是关于英语比较结构的句法分析,讨论的重点是对该结构的功能句法探讨。我们在导言中谈到本文准备讨论的几个问题。下面简单做一小结。
本文的讨论表明,把George is quicker than I am 和He worked as fast as a skilled worker中的than
I am 和as a skilled worker看作状语从句并不合适;他们的句法功能和语义都表明它们的出现与前面的more (或-er) 或
as 的出现关系密切;没有more(或-er)或as,它们就不会出现,反之亦然。功能语法把more(或-er)和as当作是调节语,并指出它们的出现就预示着后面要出现一个表示"完成"的成分,这就把more
(或-er) 或as与其后的than-结构或as-结构的结构关系和语义关系点明了。
本文的讨论还表明,无论than-结构或as-结构是否以"从句"的形式出现,它们所在的小句通常都不是小句复合体,因为这种比较结构无论在语法结构方面还是语义关系方面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涉及到词组成分的结构,它们大多数都不直接充当小句成分。当然,也可以根据比较结构所出现的句子(小句)的实际情况决定该结构是小句还是小句复合体。
最后我们想强调的是:功能句法分析是语篇分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没有语法分析的语篇分析根本谈不上是分析,这点Halliday (1985: xvi-xvii,
1994: xvi-xvii)说得很清楚(参见黄国文 1999,2000)。 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说,本文的分析不但对句法研究有启发,而且对语篇分析研究也有帮助。



注释:


很多传统语法书不区分词组 (group) 和短语 (phrase),因此既可以说"名词词组"(nominal group),也可以说"名词短语"(noun
phrase),二者没什么区别。但在Halliday (1985, 1994)的系统功能语法中,"词组"和"短语"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⑵ 很多系统功能学者(见Thompson 1996)都认为英语中有四类词组和一类短语,即名词词组、动词词组、副词词组、形容词词组和介词短语。但值得注意的是,韩礼德
(1994)并不是这样划分,他(1994:211-212)甚至把 even if, just as, if only 这类组合称为"连词词组"
(conjunction group), 把 right behind, not without 等组合称为"介词性词组" (preposition
group)。此外, 对大多数系统功能学者(如Halliday 1985, 1994; Thompson 1996)来说,"介词性词组"与"介词短语"(prepositional
phrase)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是,Fawcett (1995, in press) 把Halliday (1985, 1994) 等所说的
"介词短语"说成是prepositional group ("介词词组"),他不区分phrase (短语) 和group (词组);Downing
and Locke (1992)也用prepositional group ("介词词组")来指Halliday (1985, 1994)等所说的prepositional
phrase。

⑶ 根据传统语法,例(17)中的more than he wanted to是"宾语"(Object);但在系统功能语言学中,它被称为"补足语"(Complement)。

 相关内容

本页文章:英语教育 - 英语比较结构的功能句法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