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比较结构的功能句法分析

时间:2008-04-29 21:58
说明:"英语比较结构的功能句法分析"一文完稿时间是2000年7月。NOTE: The following paper will be appear
in the collection in honour of Professor Gui Shichun (to be published by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A Functional Analysis of Comparative Constructions in English

英语比较结构的功能句法分析
 



1 导言

在国外的学术界,著名学者的同事、学术朋友、学生或崇拜者会在特别的时候为这位学者编纪念论文集(festschrift),以表示对他的敬意;这类论文集的论文通常由这位学者的同事、学术朋友、学生、崇拜者等撰写,论文集要么直接在标题上点明是为某人而编(如:Greenbaum,
S., G. Leech, and J. Svartvik (1980) (eds) Studies in English Linguistics
for Randolph Quirk. London: Longman),要么在副标题上说明为某人而编(如:Hoey, M. (1993) (ed)
Data, Discourse and Description: Essays in Honour of Professor John Sinclair.
London: Collins; Cook, G. and B. Seidlhofer (1995) (eds) Principle and
Practice in Applied Linguistics: Studies in Honour of H. G. Widdowso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出这样的纪念文集通常都有一个"理由"(如某人XX大寿,或退休,或庆祝XX活动,或有其他特别的原因)。例如系统功能语言学创始人M.
A. K. Halliday要退休时,他的同事、学术朋友、学生、 崇拜者便着手为他编五册纪念论文集,即(1)Steele and Threadgold
(1987), Vol. 1 and Vol. 2., (2) Hasan and Martin (1989), (3) Fries and
Gregory (1995), (4) Berry, Butter, Fawcett and Huang (1996)。在国际应用语言学界,像J.
Mch Sinclair, H.G. Widdowson, C. Candlin, M. Hoey等等人也都有人为了表示对他们的敬意而编辑纪念论文集献给他们。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学者为桂诗春先生编辑纪念论文集,以表示对桂先生在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方面所做出的贡献的敬意,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事。就桂先生在国内外的学术地位和学术影响而言,这样的专集早就应该出版。我能有机会为这个专集献上一篇习作,感到十分荣幸。我要感谢纪念文集编者给我这个机会。
在此之前我曾两次为我所敬仰、崇拜的师长的纪念论文集献上习作。第一次是1994年,所写的Experiential Enhanced Theme
in English献给M. A. K. Halliday (见Berry, Butler, Fawcett and Huang, 1996:
52-112), 第二次是三年后的1997年,所写的《从方式原则看广告语篇中的语码转换》(见黄国文、张文浩 编,1997,第240-252页)献给了王宗炎先生。该论文集是为了庆贺王宗炎先生85寿辰及从教55年而特编的。这一次献给桂诗春先生的习作是1997年的三年后,是一次令人高兴的巧合。
我在广外工作期间曾先后两次正式修过桂诗春先生讲授的五门课,课程的名称分别是:英语词汇学、应用语言学、普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实验设计与统计学。虽然我不是个出色的学生,但也从桂先生那里"骗"走了这些课的学分。不过,我觉得我从桂先生那里学到的东西远远不止限于他的讲课和他所发表的学术论文和所出版的专著(见陈建平
1998:30-32);在有幸与他在一个系工作的十余年里,桂先生的"为人"和"治学"深深地影响了我。我想,先生的学术思想影响的不仅仅是我们这些有幸亲耳聆听他的教诲的人,而是整整一代人,一代有志于把应用语言学的理论与中国的教学实践结合起来的千千万万中国外语教师。

最近几年来本人的研究兴趣主要在系统功能句法(见黄国文 1998a, 1998b, 1998c, 1998d, 1999, 2000),这篇习作是这个研究课题的一部分。本文准备讨论的是英语比较结构的功能句法分析,主要目的是试图从一个新的视角对一个旧的题目进行探讨,从而证明功能句法分析有助于我们对一些熟悉的结构重新审视。
一般的语法书(如Close 1975, Quirk et al 1985,张道真 1980)在讨论形容词和副词时都会论及到这两个词类的比较级问题,并认为由than和as
引导的从句是状语从句的一种。我国出版的大多数语法书也采用这种观点。根据这种做法,下面例(1)和(2)中的斜体部分是状语从句:

(1) George is quicker than I am. (Close 1975: 62)
(2) He worked as fast as a skilled worker. (张道真 1980:493)

Quirk 等(1985)虽然没有明确说上述这类例子中的斜体部分是状语从句,但他们认为than-结构和as-结构是从句这一点是无疑的(见Quirk
et al 1985:1127 - 1146)。
本文准备讨论的问题是:① 把例(1)和(2)中的斜体部分看作是状语从句是否合适?② 例(1)中的形容词比较级形式er与后接的than I am
之间存在什么关系?③ 例(2)中的第一个as与as a skilled worker之间的关系又是如何?本文的理论基础是系统功能语言学 (Halliday
1994; Fawcett 1974-76/1981, 1995, in press; Bloor and Bloor 1995; Downing
and Locke 1992; Lock 1996; Thompson 1996),句法分析所遵循的原则是"形式是意义的体现"(黄国文 1998a,
1999)。 2 比较结构的初步句法分析

Quirk 等(1985:1144-1146)指出,对含有比较结构的句子目前有两种分析。第一种是传统的分析法,把比较从句当作状语(A - Adjunct,
如下面例(3)中的than Bill is),把"比较成分"(comp-element, 如下面例(3)中的more intelligent)当作主语补足语
(Cs - subject Complement):

S V Cs A
(3) John is more intelligent than Bill is. (Quirk et al 1985: 1144)

第二种分析法是把比较从句连同其前面的比较项(comparative item,如例(1)中的-er和例(3)中的more)当作是程度修饰语(degree
modifier)。按照这一观点,下面例(1a)、(2a) 和 (3a)中的斜体部分就是这种程度修饰语:

(1a) George is quicker than I am.
(2a) He worked as fast as a skilled worker.
(3a) John is more intelligent than Bill is.

至于比较项与比较从句之间的关系,Quirk等是这样说的:比较从句充当比较项的补足成分。具体地说,在例(1a)中,than I am 充当-er的补足成分,在例
(2a) 中,as a skilled worker充当它前面的as 的补足成分,在例(3a)中,than Bill is 是more 的补足成分。
根据这个分析,比较成分(如例(1)中的quicker, 例(3)中的more intelligent)和比较从句都不单独充当句子的直接成分,而是两者结合在一起时才担任句子的直接组成部分。例如:

(3b) John is more intelligent than Bill is.
S V Cs
(1b) George is quicker than I am.
S V Cs

Quirk等(1985:1145)对例 (3b) 中的主语补足语 (Cs) 中各个部分之间的关系是这样分析的:

比较成分 比较从句

more intelligent than Bill is

前置修饰语 中心语 前置修饰语的补足成分

中心语的程度修饰语

按照Quirk等(1985:1145)的观点,上面例 (1b) 中的主语补足语可以这样分解:

比较成分 比较从句

quicker than I am

词根 (quick) 后缀 (-er) 后缀补足成分

中心语

Quirk等(1985)对英语的比较结构所做出的句法分析比传统的分析要深入和细致得多。它对于探讨比较结构中各个成分之间的语义关系会带来很多启发。但是,我们认为,对英语比较结构的研究还可以深入,有些问题还可以进一步探讨。


3 as-从句和 than-从句的性质

如前所述,很多语法学者(如Close 1975, 张道真 1980)都认为例(1)和(2)中的as-从句和than-从句是表示比较的状语从句,即"比较状语从?quot;(adverbial
clause of comparison)。
在对从句的宏观分类上,黄国文和肖俊洪(1996)没有根据从句在小句中的语法功能(如主语、宾语、定语、状语等)把从句分为"主语从句"、"宾语从句"、"定语从句"等,而是从从句与句子其他成分之间的关系角度把英语的从句分为三大类,即小句成分从句(clause
as clause clement),短语(词组)成分从句(clause as phrase/group clement),独立成分从句(clause
as independent element)。他们把传统语法书中所说的比较状语从句当作是短语(词组)成分从句。这种做法是基于这么一个认识:像例(1)和(2)中的从句并不充当小句的直接成分,而是用来修饰或说明短语(词组)并与短语(词组)一起充当小句成分。⑴

把传统语法所说的比较状语从句当作短语(词组)从句,而不是小句成分从句,这表明了作者对这类小句的性质有了与很多传统语法学者不同的看法。
根据黄国文和肖俊洪(1996:179-180)所提出的分析方法,例(1)中的George is quic

 相关内容

本页文章:英语教育 - 英语比较结构的功能句法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