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性信息披露探讨

时间:2008-04-29 21:55
[摘要]文章在对预测性信息进行分类的基础上,分别从财务会计的性质和财务报告的目标、预测性信息的特点两方面阐明:非财务预测信息即有关机会与风险、管理当局计划与目标是应该并且可以披露的,而预测财务报表则相反,并且从制度及其施行效果方面提供了检验。最后提出应该通过另一个渠道即财务分析师,提供此类信息。

  [关键词]预测性信息;财务会计性质;预测性信息披露

  一、预测性信息的界定

  预测性信息(forecast inginformation),又称前瞻性信息或者未来导向的信息(forward- lookinginformation),是指在决策有用观念指导下,企业在传统的以面向过去为主体的财务报告或者公司报告中,增加对未来期间的财务或者非财务信息的披露。预测性信息一般意义上指以下几个方面:(1)机会和风险,如产业结构的变化、竞争加剧等伴随关键趋势出现的机会和风险以及特定企业所面临权利和义务的不确定性;(2)管理部门对未来营运的计划与目标,如有关开发产品或服务的计划,包括对计划能否成功起关键作用的因素;(3)对未来收入、利润(或亏损)、每股盈利(或亏损)、资本成本、股利分红、资本结构等财务事项的陈述,即盈利预测或者预测财务报表;4对第3项的预测基础、假设、方法以及注册会计师的审阅意见。

  预测性信息的特点是陈述者往往缺乏现有数据或者客观事实证实其陈述的客观公允性,主要基于估计和评价,对使用者来说是高度相关却可靠性较低的典型范例。正是由于预测性信息的内在风险性,对是否应该披露,应该披露到什么程度,以及应该制定哪些相关规定以确保其可靠性,是长期以来争论不休的问题。

  预测性信息的披露一般有三个途径,即:

  (1)强制披露,公众公司的监管机构或者会计准则制定机构明确要求披露的内容,如机会和风险、管理当局的计划与目标,对于这两项预测性信息,各国基本没有分歧,均要求披露。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Form10-K中要求披露竞争情况和未交货定单,对其他风险和机会的披露要求则散见于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的准则和其他规定中。我国2001年发布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号招股说明书》中,在第四节要求披露风险因素,在第十一节、十二节分别要求披露业务发展目标和募股资金运用的计划。

  (2)自愿披露,监管机构既不禁止也不强制要求的内容,但一旦披露,则要求遵循一定的披露规则并须得到独立第三方的鉴证。对预测财务报表即是如此,如美国是鼓励但不强制要求,我国由强制要求改为自愿披露。

  (3)由投资顾问公司、专业投资研究机构、财务分析师提供,多为财务预测或者盈利预测、行业分析等,特别在美国,财务分析师行业的发展已经成熟稳定,有买方和卖方分析师之分,企业通过预测盈利向市场传递信号(signal)的职能常常由卖方分析师来承担。

  由此可见,对预测性信息的第三、第四类内容即预测性财务报表及其审核的披露态度有较大分歧且处于变动之中,本文主要就预测性财务报表在公司年度财务报告中披露的必要性及可行性进行探讨。

  二、理论分析I:从财务会计的性质和财务报告的目标分析

  任何事物潜质的充分发挥都在于人类智慧对其客观上所具有的使用价值的充分发掘、利用,达到主客观的高度统一。但任何不适当的运用,或者因期望太高而违背规律的行为都似拔苗助长,不仅不会达到目标,甚至会适得其反。

  会计广为接受的基本职能(function)是反映、控制,反映是首要职能。因为“有了会计这种反映功能,就为我们的经济管理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因为它使我们能了解过去、说明现在、规划未来。”具体到财务会计这一特点将更加明显,这就决定了财务会计的主要任务是真实、可靠地记录并报告企业的经济活动(主要是财务活动),亦即以历史成本为主要计量属性,以已发生的交易和事项为基础,记载企业经济活动的历史。“如实反映经营状况,使人们了解经济真实是创造薄记和会计并使其不断完善和发展的初衷,也是对会计的一项基本要求。”

  美国财务会计原则委员会(APB)曾经在其第四号报告中指出:“企业财务会计是会计的一个分支。它在一定范围内,以货币定量的方式提供企业经济资源及其义务的持续性历史,也提供改变那些资源及其义务的经济活动的历史”(AICPA1970)。

  可见财务会计或者财务报告产生的初衷是提供企业历史性的财务信息,使用者可以利用这些信息了解企业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等情况,在此基础上评价经理人的业绩、企业在市场或者行业中的地位、预测企业的发展前景等。财务会计的这种性质或者职能约束着我们对其使用的范围,即决定了财务会计目标或者财务报告目标只能在此范围内发展、变化。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对预测性信息的需求呢?作者认为经济环境的变化是根本原因:

  (1)证券市场的发展。以前直接而明确的代理关系逐渐模糊,代之而起的是广大分散的投资者和掌握公司实际控制权的经理层。股权分散的直接后果是投资者无法依据历史业绩解聘经理人,而是以对企业的未来是否有好的盈利前景来作为是否投资的依据,从而更强调会计信息的相关性,产生了对未来导向信息的需求。

  (2)随着证券市场日益成为企业的主要筹资场所,公司规模迅速扩张,经济业务和经济环境更加复杂多变,为了低成本筹资,企业经理人相对于投资者有更多的信息优势,消除至少是降低信息不对称引起的机会主义,保护投资者成为证券市场发展甚至存在的内在要求。

  (3)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对于财务报告的目标形成两大学派,即“受托责任观”和“决策有用观”,证券市场的发展使得这场争论以决策有用观的胜利暂时告一段落,标志性的事件是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在1978年发布财务会计概念公告第一辑(SFASNO.1)。决策有用观的导向,使得公众公司的监管部门过分关注信息使用者的需求,而忽略了财务会计的性质。

  这些只能说明在变化了的现实条件下,未来导向的信息对投资者是有用的,并未说明投资者所需的信息都应该由企业的财务报告来提供,完全可以以新的编报系统来实现,而这一系统的特性(不可验证引起的高风险性、消极保证性等)在其产生之初就为提供者和使用者所熟知,并针对这种特性形成专门的编报技术。否则可能会导致财务报告在众多竞争的信息渠道(如主要管理人员讲话、新闻发布稿、内部消息等)中逐渐丧失其核心能力,直到沦为一项可选择的信息传输手段,甚至退出历史舞台。

  三、理论分析 :预测性信息的特点

  预测人员依靠的不是科学,而是将过去的趋势延伸到未来,隐含的假设是未来将与过去一样。预测是预测者基于过去、现在的信息对未来形成的一种期望。将过去的趋势延伸到未来所形成的期望,其可靠性因预测性信息的不同而有所区别。

  首先,公司所面临的机会和风险、管理当局的计划与目标是在信息提供当时即有迹象可以表明或者有一定程度的可验证性,比如公司所在行业的整体趋势、多元化经营的风险是长期积累形成的,有一个过程,不可能下一期产生的有重大影响的机会或者风险在本期毫无痕迹,所以基本上可列入现存的状况。管理当局的计划与目标,一般是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决议的结果,其会议记录以及一系列可行性方案研究资料可以作为披露的基础,属于现存的一种事项,必须在招股说明书、年度报告和中期报告的披露准则之中。所以,以上两项预测性信息,实质上是现存的对未来预测价值非常高的信息,对于这些因素在未来期间如何发生作用以及作用的程度,完全依赖于使用者自己的估计。

  而预测性财务报表则是在以上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量化的信息,涉及了未来期间的更多假设及判断。这里的假设和判断同前两项有本质的不同,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这样精确的数据几乎是错误的,因为社会科学不会象已经过证明的自然法则的等式,这种等式详细说明了当前A点的一个现象如何前进到达未来的某一B点,也不会像牛顿的引力理论预测列文9号彗星与木星在1994年相撞,也很少有可能像潮汐和天气预报一样被科学预测。当我们看到美国一些财务报告的每股盈利同预测一致或者超出一美分这种情形,理智的使用者感叹的不是预测的准确性,而是对“摇尾巴狗”这一华尔街现象的无奈, 财务会计信息关键的质量特征是相关性和可靠性,而预测值或者可预测性是相关性的应有之义,但这并非说财务信息本身就是一种预测,而是指预测过程中的一项输入,最终预测结果的形成受输入项和预测模式的双重约束。若将对财务信息的利用同气象学家对天气的预测相类比,则财务报告所提供的信息就如同利用各种手段获取的诸如温度、气压、各级高度的高空风速等数据,气象学家对这些数据加工整理形成对未来的天气预测结果,就象报表使用者利用财务报告的信息和从其他渠道获得信息(如股价、管理人员在媒体上的发言、评级机构甚至小道消息等)形成对企业未来的预期。其中各种信息的权重、影响方向均由使用者的特性所决定,这些特性如风险偏好、知识结构、情绪等是因人而异的,故而不同人形成的预期不同。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在概念框架中指出:权责发生制会计所提供的乃是收益,而不是管理方面的业绩评价,不是获利能力的估计,不是收益预测,不是风险的估量,也不是预测或估量的证实或者否定。评价、估计、预测、估量、证实或者否定这些工作要由投资者、信贷者和其他信息用户自己去做。

  提供预测财务报表引起的主要问题是否是预测不准确(产生影响决策的重大差异)的原因难以界定,究竟是经理人为实现自己的目的(如影响股价、塑造形象等)而操纵预测还是因外界的客观环境非预期变化而造成?为经理人操纵预测创造了机会的同时也引起投资损失的责任很难归属,违背了市场经济行为中最基本的规则——责权利相统一,投资者不情愿为也许是经理人的过失或者欺诈遭受损失,经理人也不情愿为也许是使用者使用不当或者决策失误而承担责任。

  当然,基于预测财务报表的难以验证等因素,各国对其限制很多。例如在预测财务报表之后会有类似于“仅供参考”、“不做为对未来的保证”等的说明,但对历史性财务报表的信心会扩展到同时报送的预测财务报表,这种信任会使投资者的使用分析功能退化,“因不确定而寻求帮助的使用者,其大脑倾向于相信而非质疑”;又如由范围式预测代替单一预测数据,这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缓和绝对精确的预测数据同注定的差异之间的矛盾,并未消除预测财务报表同公司财务报告之间的不融合;再如对注册会计师如何审计进行了详细的说明和规范,但在预测基础、假设、方法等方面存在太多灰色地带,不能保障审核职能的恰当履行和编报责任、使用责任的划分。

  评价预测的可靠性首先基于对预测人员本人可信度的评价,然后才是技术方面对预测基础、假设、方法的衡量。所以作者认为应该由专业人士或机构在对企业历史财务、非财务信息分析、评价的基础上形成对其未来财务状况、盈利情况的预测,这些专业人士或机构的生存基础在于其对企业和投资者的独立性,在于其所提供分析、预测的客观性、可靠性、及时性,他们在这些方面相互竞争树立信誉。当然也可以就这一行业制定相关技术规范、职业道德、责任条款。

  四、预测性信息披露的实践

  (一)机会与风险,计划与目标

  如前所述,我国2001年发布的《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号招股说明书》中,要求披露业务发展目标和募股资金运用的计划;美国SEC在Form10-K中要求披露竞争情况和未交货定单,AICPA在1994年的《论改进企业报告》中鼓励

 相关内容

本页文章:财务基本理论 - 预测性信息披露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