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民事诉讼中自认的限制

时间:2009-02-12 04:17

  有關身份關系的訴訟從整體上說是攸關社會公共利益、社會倫理道德的,需要探求其“客觀真實”,以實現社會的穩定,匡正社會的風氣,引導良好的道德。在这樣的案件中對自認加以限制似乎不容置疑。但現實中的案件是變幻莫測的,究竟这樣做才是對的或是善的,有時真的難以分辨。以案例作爲說明,在一私生子嚮其親生父親追索撫養費案件的審理中,父親對于親子關系已經作出自認,这時,法院是否以其自認直接確認親子關系呢?還是必須做DNA鑒定呢?筆者認爲應當適用自認規則,而沒有必要對自認的效力加以限制。理由是,在涉及親子的認定上,只有通過DNA鑒定才能做到客觀真實是欠缺的,这種客觀真實也是相對的,应爲这種鑒定的確認率並沒有100%。如果必須鑒定而當事人拒絕鑒定,法院不能強制鑒定,那麽法院很難處理糾紛,如果法院以證據不足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那法院很可能作出不公正的判決。就拿上述的案例來講,既然父親對于親子關系已經作出自認,就沒有必要非做親子鑒定,可以以自認的事實爲基礎作出裁判。这也不會給社會帶來負面的影響或不良的道德觀念。如果非要排除自認,法院自行調查收集證據反而會使案件陷入一個不可自拔的泥潭之中。应此,並非所有的身份案件自認都存在損害他人利益或者社會公共利益的情況。有關身份關系的案件只要不侵犯他人合法權益,不違反社會的公序良俗就可以適用自認規則。
  自認的限制在實務審判的运用中可能還存在各式各樣的問題,以上幾點也許只是冰山一角,但它們已足以引起我們的關注——自認的限制問題並非想象中的那樣簡單,其間的問題是不容小觑的。我們必須准確把握自認規則本身的精髓以及其立法的意圖,在法律條文的指導之下,靈活运用自認的限制。
  
  [參考文獻]
  
  [1] 萬福良. 民事訴訟中的自認制度[J].信陽農業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04,(14,1):50~52.
  [2] 單 娜.對自認的法律效力的認識[J].行政與法,2003,(6):89~91.
  [3] 張永泉.民事訴訟證據原理研究[M].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2005: 258.
  [4] 陳驚天.民事訴訟自認規則研究[D].北京:中國政法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4.
  [5] 謝 偉.自認規則若幹問題研究[D].蘇州:蘇州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3.
  [6] 文 新,朱江梅.論民事訴訟中自認的效力[J]. 長沙鐵道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5,(6,1) :83~85.

 相关内容

本页文章:民法 - 论民事诉讼中自认的限制